设为苹果彩票网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

苹果口碑网

.ee域名
.ee域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0 01:30:01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我为难,我幸福
      
   
      
      一
      我从来不知道深圳还有这么好的地方,有很便宜的餐馆,很多青里带黄的树叶铺在路面上,有吵闹的烂市,不会象深圳市中心那么规矩,那么死板,那么建筑化,会有种亲切的感觉,象家乡。忘记了,还有很多路边摊,她们卖的东西价格很合理,差的很便宜,好的就贵一点,在路边摊买书是最划得来的事情,不是盗版,却很便宜,因为旧了些。
      我拿了本张爱玲的书,老板丢给我一本三毛的书,说这本一起拿吧,便宜着呢。我摇了摇头。我并不爱看这些书,我是个很商业化的人,或者是个很正常的人,从不文绉绉的,生活过得很平淡,偶尔写几句日记也是简单得类似:他太粗鲁了,他的鞋子跟很高,踩到我的小脚趾,很疼,我哭了,因为真的太疼了,看得出来他很心疼,哄了我很久,我爱他......很平淡的记叙几句,其实我想要的只是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直到他不爱我,或者我不爱他。
      书是妹妹要看的,妹妹叫浅草,从前翘着嘴巴跟我说,浅的意思就是谦虚,草的意思就是坚强,野火烧不尽,浅草才能没马蹄。浅草从不看三毛的书,她说因为没看过所以至今不知道为什么不看她的书。妈妈说刚出生婴儿时期的她秀气得很,越大越不象话,学前班就能挑赢两个我。
      现在的浅草19岁了,大得很,高得很,任性得很,倔强得很。我来这里的原因是来找她,好些日子以前就听她说这边有个好地方,今天见识了。我并没找到她,她已经跑了快一整天了,她居然倔到这个程度,坚决地说,我和他,你挑吧?她说的他是指小凡。
      我在深圳最繁华的地方呆了两年了,我没任何目的,除了赚钱。我赚钱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送妹妹读书供爸爸妈妈生活。从没想过会爱上一个男人,还跟他同居了。我不赞成就直接叫他老公,但是我也并不赞成浅草叫他猪一样的东西。总是不太礼貌。
      他叫卓凡。大家都叫小凡,我指的大家是我那几个铁姐妹,是我大学的同学,毕业后在深圳又在一起是很难得的,感情格外好。小闻跟我一样,一个傻傻的很疼她的男朋友,天天保着朝九晚六的原则,跟我一样每天想得最多的是今天应该吃什么菜,守着一台电视机嘀咕:电视节目太少了,张漫玉老了,长皱纹了。盘盘是每天爱哼着: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一辈子都这么孤单,喜欢的人不出现,出现的人不喜欢......在我和小闻面前摆出一副“一个人真轻松”的样子。
      有时间我们就一起串串门,吃吃饭,聊聊天,小闻还没跟她男朋友交往的那会儿,我们就乐此不疲每天神经质地把他们说到脸红得象泼了猪血。
      小凡不高,不帅,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普通到我经常看着他的背影想自己怎么可能会爱上他,实在没一处吸引人的地孩子脸上的白斑问题是不是很严重方,走路的时候背还微微驼。怎么说我从小到大,虽不是能在马路上走被星探跟踪的那种,也至少是下公交绝对不会让售票员检票的那种,怎么配都得配个相称点的。用浅草的话来说就是:靠,又没长相又没身高又没智商,还穷光蛋一个,简直是毁了我姐的青春。
      人家小闻的男朋友虽然谈不上帅,至少不需要小闻每个月还要交房租。大概忘记告诉你了,她男朋友是房东,房子出租小闻住了进去,她又嫌房子太大又招租,房东也就索性住了进去,来了个还没恋爱先同居。
      
      二
      总是以为还很早,所以一直没打算现在要告诉家里人我恋爱了,并且还打算跟他结婚。自己也清楚妹妹都不同意家里又怎么会同意,况且爸爸妈妈做什么事情,我们两姐妹的意见都很重要,起着最主要的决定作用。现在是碰到我的终身大事,妹妹说得上是窥中密友,她说不行,大概9成半不行。
      我也不知道浅草去了哪里,她对这里不熟悉。一些日子以前跟她一些深圳的朋友在这边住过,说是喜欢这里。她没别的地方可以去。刚来那会她还分不清东南西北,说什么深圳的红灯绿灯太难识别,总是分不清到底是轮到车子走小孩白癜风应该怎么办了还是人走。连连被交警警告。
      小凡说过浅草一次IQ底下,连红绿灯都分不清。浅草也就怄了这口气,站在马路旁边观察了好几个小时,直到把规律找出来。小凡说,不错啊,如果我早点认识你,大概我已经把你说到北京音乐学院去了。话出半秒,浅草瞪着他,眼珠一动也不动,这是她生气的表现。她读的是普通大学,她最大的理想就是进北京音乐学院学钢琴,很忌讳别人说这个。小凡也知道的,可是偏偏一张笨嘴,我生气的时候也一样,越哄我就越生气。有时候就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不知道说过他多少次。就是恶性难改。
      我接她到家的时候,她高兴地叫这回可以跟我尽兴地玩上一些日子了,然后探头看着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小凡楞住了,在我家里刷牙的人能是谁。她是来玩的,大概一个多月时间罢,吵着要来深圳看看黄金铺在地上的城市是什么样子,爸爸妈妈便也就说让她去吧。她们不知道我的苦衷,我在担心是不是这年龄难道真要开始策划私奔。盘盘哈哈地笑着,根本没觉得这事严重,还开玩笑地说:根本不需要奔啊,只要两人都不回家就是了。
      后来想了想,便觉得瞒总不是办法,爱上个穷光蛋了是宿命,相爱是事实,最担心的那天总会到来,迟来不如早来。便也答应让浅草过来,本想浅草应该是会慢慢喜欢这个还不敢在她面前直接称呼的姐夫。
      小凡,浅草认识的,是我初中同学。那会儿,我读初三,住校。浅草怪家住得太远,不肯回家,就住学校了,晚自习时不时的往我们班上一坐,物患上白癜风能不能吃鱼理老师问她书本呢,她变瞅着老师说,是校长叫我来坐堂的。大家都笑,那时候小凡读书不认真,每次很晚了才背着个破破的包悄悄走进教室,物理老师笑笑地大喊一声站住,小凡就站在那里不动了,笑笑地。物理老师走过去,闻了闻他,说好香啊,干嘛去了?浅草就在前面喊,老师,还要问吗,洗洗澡,擦擦身,护护肤,打打摩丝呸。大家又都笑,那时候小凡就暗地里讨厌班上每天晚自习坐着个偌八婆的女生。没想到现在还要为了追求她姐姐而去喜欢她。
      现在,浅草后来也常点着小凡的头说:你看你看,读书的时候不认真,老大徒伤悲。我在旁边笑:真没礼貌。她就不服气地昂着头说:本来就是嘛,你还说,你看你把青春栽在这么个猪一样的东西手了,你冤不冤啊?她说这类似的话从不会含糊。
      这段日子已经过去了,我知道她趁我们上班的时候翻遍了我们的柜子桌子,看遍了我们在海边世界之窗甚至教堂的照片,和一些刚开始恋爱时的书信,想确定我们的关系到底到了什么程度,确认了以后也不发表任何意见,确切地说是她认为她的力量已经分不开我们两个了。客观的我们本来就分不开了。她也就凑合着配合我。最多就是拍拍小凡的脑袋装老成,教他应该怎么样疼爱女朋友。
      现在小凡并不生气,一副傻傻地笑的样子。我有时候会说,你发表点意见行吗?他就丢一句,我的意见一般比较大众化。
      实在说来说去,他如果什么都没有的话,我爱的应该是他的好,他对我的好。事实上,我对他比他对我要好得多。个子矮如果不穿高跟一点的鞋子跟我站一起就一样高,为了他我也不穿高跟鞋。穿了鞋子经常一推开门就要上洗手间,把家里踩脏了又不肯脱鞋子了,穿着鞋子走来走去,一不小心后跟就踱在我小脚趾上,有时候被踩红,有时候还会紫,而且不只一次两次,他也不是故意的,我并不想哭,实在是太疼了,眼泪就流下来了,他就摸着我的小脚趾一个劲地吹啊揉,看得出来他很心疼。还会很长一段时间内疚得很。不然就脱了鞋子把地板拖得干干净净。
      
      三
      我走上了公交车,有个女人给我让了位置,因为我手上绑了白色的纱布,看起来很严重,根本无法正常的抓扶手,我点点头表示谢谢坐了下来,翻了翻手上的书,张爱玲《流言》。应该是浅草喜欢看的,想想放到她手上的时候她一定会跳起来喊唱:谁说世界上妈妈最好,姐姐才是呢。我轻轻地笑,笑容噶然止住,忘记了,浅草走的时候说了如果我不跟小凡分手她绝对不回来。
      我陷入了深深地矛盾,要我怎么选,一边是爱情,我根本无法割舍的爱情,一边是亲情,我永远都不能割舍的亲情。偏偏被我逢上。都知道我可以不用取舍的,爱情是我的,亲情也是血缘无法更换就无法断绝的。大可以说是浅草太任性太不懂得,甚至太不可理喻,不能这么说,因为她再不可理喻也只为了一个目的:希望我幸福。
      浅草不是很不懂事的孩子,在知道我想要的幸福就是平淡的跟小凡过一生之后,她很强迫地要自己接受这样一个姐夫。我经常左手挽着小凡右手牵着浅草,我们一起去吃小吃,去公园逛,去帮浅草买书。那时候她也压抑着自己本身的意思而表现得很高兴。她对小凡太不小心踩到我的脚趾的反映通常是一动也不动就翻着她的眼珠瞪着小凡。看着看着,她也就要流眼泪了。浅草对小凡吃饭的时候粗心地忘记了给还在听电话的我添饭,也表示强烈的不满,嘀咕着:妈的,你这样不关心我姐,你永远都别想娶到她,我不会同意的。想到这,你应该觉得我其实是最幸福的。
      我想起来了,浅草真正生气的那天是因为我们决定搬进一个更大的房子。浅草那天去了盘盘家里,盘盘一个人住,她就爱跟盘盘那里跑,盘盘不在家她也躲那看整天的书。晚上我给她电话叫她第二天早点赶过来吃早餐。第二天她很早就过来了。小凡还在睡觉,可能也是因为头一个晚上加班太累了的缘故,还睡得死死的。
      我说有好多东西要收拾。我叫小凡起床,搬完了再睡,那时候睡得安心。他懒懒的翻了个身说,你买回早餐了,我就起来。
      我去了买早点回来。浅草一直在收拾东西,看得出来她很生气,把废东西扔得很重,走路的时候也很用力,一句话也不说,她额头上冒出了些汗。
      我再叫小凡起床的时候,他还昏昏沉沉的分不清云里雾里。他真的很困。我就跟浅草一起收拾着东西,浅草问我有没有叫车子,我说还没呢,一会小凡去。小凡坐起来,眼睛肿肿的,睡眠显然不足,但是也没办法,一定要赶紧动身搬完了事。
      我到洗手间拆热水器的时候,被折断的利铁挂砸到了手,顿时鲜血直流。也不至于要住院,但是毕竟不能正常的行动。浅草抓住小凡又骂又打还用脚踢他。当然,小凡心疼我的表情是我最能准确地确认的。
      家当然照常的搬了,出动了那几个铁姐妹。新家虽不华丽但是很宽敞明亮,有个很大的阳台,阳台后住着几家会养农畜的人家,有时候能隐约听见小鸭的叫声。搬家之前我们一起看房子那会,浅草兴奋地在阳台跳起来说,我一定要在这里养很多花。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 沪ICP备11001919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