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苹果彩票网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

苹果口碑网

.ee域名
.ee域名
查看: 8|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江湖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0 01:28:1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江湖
      
   
    一、风月山庄的义
      
    幽径葱郁,夕阳西坠。
    风月山庄的风仍旧轻轻的拔弄着枝叶,如痴情的女子正在轻抚她的情郎。
    一个孤单的身影径自朝着远处的光源走去,他的脚步声低得几不可闻,仿佛全让四周的黑暗给吞没了。
    老刀鼓起仅存的勇气,在假山了解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看病有多少钱前停下脚步,那件穿在身上灰色的袍子也平复了下来,变得整齐而无绉褶,但他的一颗心却拒绝向袍子学习,在体内不停的乱跳。
    今天到底怎么了?他自怨自艾地想。自从二十年前主人孤身潜入魔窟斩杀鬼魅那件事后,他的心就如近年主人刀法登入禅的境界后古井无波,而今天却不能控制。看着伫立池边的身影,老刀实不忍打破花园的静谧。但他还是得把心中的话说出来,他不想对主人有丝毫的隐瞒。他知道说出来后主人会更烦,他真希望自己有能力分担主人的忧愁……
    老刀叹了口气,“主人……”
    他感到自己的声音突然变老了。
    荆形月看着新月初上,树的摇曳,池中的投影,没有回答老刀,而是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看着山庄的这些景子,就好像忽然被吸进了时间的洪流中一样。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知识和道理都在这些景子里暗藏着。”他望着被黑暗吞没的这些事物,叹了一口气,有那么短暂的片刻,他真希望自己会被吸到别的地方,可以躲开眼前的烦心事。
    老刀听着有些不懂,又有些懂了。他没有说话,他知道主人的心回到了俗事中。
    荆形月看着老刀,老刀仍强自伪装着硬朗,但他脸上的皱纹和微显佝偻的身形,却无法掩饰岁月所带给他的苍老。
    只有他一对眼睛,仍然炯炯发出光彩,毫无灰暗之色。那应该是昨天,今天老刀的眼神有些散乱。
    “老刀啊!夜都深了,还不睡,找我有什么事吗?”
    “主人,主人,小何在望风坡遭到,四肢经脉全部被挑断,还废了武功。据西堤信中所言,明早将可把小何带到山庄。”
    “老刀啊!西堤是不是救错人了,何世平虽不是个大孟尝,也算个小孟尝啊!他除了做恩人,那还有资格做别人的仇人呢!”
    老刀知道主人话虽说得平淡,但从表情可看出心中的震撼。近年来主人的心境已达到了古井无波、静如止水,今天这样的反常,足可见小何在主人心中的地位。主人仇家虽然不多,但朋友更不多,只有两个人“无影剑风”崔西堤和“小孟尝”何世平算得上是过命之交。
    “我也是这样想啊!怎会有人加害小何呢?但西堤白癜风遮盖只是权宜之计又不可能把人给认错啊!”
    荆形月深邃的目光有了丝灰暗,“唉,去把鬼半仙请来吧!不管是不是小何明早都得救人啊!”
    “我已去过了,老鬼去溪水湾给人治病去了,他保证明早太阳升起时出现在山庄。”
    “老刀辛苦你了,回去休息下吧!明天有得忙哦!”
    “我睡不着,主人你先休息吧!”
    荆形月拍了下老刀的肩膀,“我也睡不着,外面露重,走我们去望月轩坐下来聊聊。”
      
    新月如钩已爬上了中天,两三颗星星在天上眨着眼睛,轻风徐徐送来阵阵花香。
    望月轩二人并排而坐,品着清茶,荆形月在问老刀,“你对最近江湖的传言有何看法?是否又有些什么新的流传?”
    老刀端起茶杯,轻咂一口,望了眼天空仍在前行的月亮,“江湖盛传主人和幽梦小筑的商离别将在千仞崖分别代表刀剑两道争夺天下第一,日期定在十日后的月圆夜,这消息不用说是假的,但武林同道却不相信。商离别之子商远琦在水云楼澄清此事,却遭到众人流言蜚语的中伤。商远琦据实力辩又遭到众人的围攻,并大打出手,最后在水云楼老板‘追风客’石耀光的掩护下逃出险境。此事后,江湖传言多达七种。”
    “无稽之谈,无稽之谈,商离别或许可以吧!但我能代表刀道吗?江湖代有才人出,奇人异士多不胜数,谁又能说谁可以代表谁。江湖,唉,江湖。”
    荆形月无奈的摇了摇头,“一个无中生有的事,居然还可以传出这么多花样。说来听听,都是些什么?”
    “一说商离别怕了主人于是否认此事。一说商离别爱惜已有名声,怕犯险,甘做缩头乌龟。第三种传言,剑不是刀的对手,刀才是兵器之主,此消息一出,居然还引起了刀剑两道的火拼,还有使其他武器的人参与,江湖一时陷入了纷争之中。”
    “人言可畏啊!而江湖更是一个是非地”
    老刀很有感触的点了点头,数十年前要不是这可畏的人言,也不会发生那一连串令人神伤的事情。老刀叹了一口气,接着道,“第四种传言,否认此事是两大高手的决战由明转暗。第五种传言,两人之战主要是为了商离别续妻‘香魂’水柔之争,说水柔不喜欢主人了,决斗变得没了意义。”
    “江湖,江湖,一个可以令你哭笑不得的江湖。”荆形月又一次无奈的摇了摇头。
    老刀也不得不佩服造谣者大胆的构想能力,除了苦笑,他找不到对于这个江湖表达心声的更好方式。他能深刻体会到主人内心此时无奈的苦处。
    “第六种传言,否认决斗之事,是因为商离别怕了主人暗中把爱妻送给了主人。第七种传言,传出决斗消息是为了提高二人的知名度,现在效果已经达到了,所以取消。而主人前日在听雨轩证明商远琦所言属实,更说明商离别把爱妻送给了主人的传言不假,听说正有人赶来山庄见识‘香魂’水柔。”
    荆形月没有想到自己出面澄清此事,反而越抹越黑。无奈的叹了口气,“老刀啊!这就是江湖,一个可怕的江湖。它可以瞬间把你推上浪尖,亦可以让你瞬间尸骨无存。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好多你不想做的事别人会逼着你去做。为了一个虚名,多少人葬送了美好生命。如此良辰美景又有几人愿意静下心来品偿。当有人愿意品偿时,别人又不给你清闲的机会了,而那些野心家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设置圈套、陷井、散布流言挑衅离间。江湖中诱惑向你招手时,虎狼亦在后面默默的等着你。”
    老刀有些弄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要等到自己亲身经历后,才相信前人的经验之谈呢?
      
    初夏清晨,露重沾衣。山谷林间瘴气尚未散尽,四处弥漫着湿鲜清新的花馥草爽的山雾。旭日东升敌不过风月堂血色的鲜红。略显糟蹋的矮胖老者正在给伤者清洗血迹,一个因失血过多面色苍白的年轻人慢慢出现在了眼前。
    老者站起身来,长长吐出一口气,“四肢经脉已续,何少侠武功被废,因失血过多,体质虚弱,按时服药,两日后当可苏醒,半月后就可起床行走,但武功恐怕再难恢复。”
    荆形月望着何世平痛惜万分,“老鬼辛苦了,先休息下吧!”
    一身布衣三十出头的崔西堤和荆形月把何世平抬回了居所。
    望月轩荆形月和崔西堤已喝完了一盏茶,直到老刀到来二人还未说过一句话。
    老刀重新给二人斟过茶后,坐在了二人的对面。看着二人凝重的神情,老刀掂量着心中之事,也没有出声。
    荆形月首先打破僵局,“西堤说说你是怎么遇上小何的?”
    “我是赶来给大哥送信的,路经望风坡遭遇小偷行窃,追踪之下未追上小偷反倒遇见了受伤的小何。受伤之地没有打斗痕迹,小何也没有丝毫反抗的迹象。”
    崔西堤话音方落,老刀就接过了话题,“老鬼说:小何的体内有丝外来的若有似无的气流在串行,极像商离别‘天心剑法’第一式‘清风回舞’所为。但他相信绝非商离别干的。”
    沉默,片刻的沉默。老刀不信,他知道主人、西堤也不会相信。他虽只见过商离别一次,但他清楚并也相信商离别的为人,行事处事的作风。商离别是个高手,货真价实的高手,相信他,敬他就像对自己的主人一样。
    “西堤发生了什么事?需要你亲自跑来送信。”荆形月疑惑的看着崔西堤。
    “大哥,现在江湖中许多人真相信了谣传,都赶来山庄要见水美人。估计后天将会到达山庄,加上一些扇风点火的闹蚊虫叮咬感染可致白癜风事者,可能难以善罢。”崔西堤有些焦急。
    荆形月皱了一下眉头,“他们这不是胡闹吗?我们都四十奔五十的人了,会为了一个女人争来争去吗?再者传说‘天下第一美女’水柔,我连见都未见过,又怎说得上爱呀!追呀!抢呀!难不成他们还敢到山庄来胡闹,非得拿出个水柔来给他们见见不可?”
    “虽不至于此,但他们也绝非一句话打发得走的。”
    荆形月感觉自己老了,再非年轻时凭着一股憨劲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现在缺少了活力,这是否是对人事看透后的一种疲惫?近年武功的进步,使自己慢慢的远离了打打杀杀。本以为可以和少林寺的老和尚一样断绝七情六欲,不理红尘事,没想到小何的受伤令自己又动了凡心。小何行道江湖近十年,总是抱着悲天悯人之心来扶弱,至于锄强,只要不是十恶不赦的真正恶人,他总是淳淳善诱一番,然后就放走的。江湖中没有受过他恩惠的人少之又少,谁会去伤他呢?商离别?商离别会去做只有十几年小孩才会去做的事吗?是谁散发了决斗的谣传?究经暗藏着什么阴谋?
    荆形月看了眼若有所思的才老刀和西堤,“小何的受伤明显是冲着我来的,其根本目的是促使我和商离别一战。他们的愿望是要我俩人两败具亡?还是有着更为可怖的阴谋?是谁在幕后作?他们究经想要干什么?”
    “大哥和商大侠都不愿意做这没有意义的决斗,这倒不是江湖传言两面三刀人爱惜名声,而是二人已淡于名利,但别人不这样想。接二连三的事都有是在逼二人走上决斗的路,昨天江湖传出了另一个坏消息:商远琦被大哥的‘心刀’所伤,至今生死未卜。有人称商离别废了‘小孟尝’何世平,大哥杀了商远琦为义弟报仇。”
    老刀经脉已爆跳了起来,他恨不得找出那个造谣者,那个野心家给他碎尸万段。“谁会使主人的‘心刀’?谁又会使商离别的‘天心剑法’?”
    荆形月想了想,“‘天心剑法’我不知,但‘心刀’我想不出谁会,我也未传过任何人,并且现在的‘心刀’有八成都是我自创的。”
    停了停,“要说真还有人能使一两招,那人肯定是商离别和我。二十年前在魔窟斩杀鬼魅时遇上了商离别,事成后我和他过了两招。我会使两式‘天心剑法’,他也会使两式‘心刀’,但商离别会废了小何再杀自己的亲生儿子吗?他有这么疯吗?”
    崔西堤摇了摇头,“我和商大侠有数面之缘,他也是我最崇拜的人之一。我敢保证他不会这样做,否则水柔不会嫁给他的,水柔就是被商大侠的人品和才华所醉倒的。”
    “哎!看来我只有和商离别先决战平息风波后,再想法清除背后的黑手,否则不知还有多少人会被牵扯进来。”
      
    鬼半仙的医术不知是否出了问题,两日后何世平并未醒来,脸色倒有了好转,这也令荆形月三人心里背部白癜风有什么危害有了丝欣慰。打算请鬼半仙再来看看,却被赶上山来的江湖客给接下了。荆形月近十年的禅心修为差点崩溃,数百江湖中人闹着要见“天下第一美人”,而且非见不可。
    崔西堤好几次差点与人动手,都被荆形月给挡住了。看众人那气势,如果不是碍于荆形月名震江湖的刀法,真会搜庄。一气之下,老刀关上了大门,没想到众人居然在庄外安营扎塞,叫着,闹着,不堪入流的话充斥着整个山庄。荆形月气奋之下带着崔西堤和老刀欲利用武力把众人赶下山去,奔到前院,荆形月又忍住了。众人虽然胡闹,却也没有什么大的过错,动起手来难免会有死伤,想着想着,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开来,脸上慢慢的还有了丝笑意。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 沪ICP备11001919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