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苹果彩票网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

苹果口碑网

.ee域名
.ee域名
查看: 7|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相逢有缘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0 00:39:4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相逢有缘
      
   
      
      
    我有个不太好的习惯,就是每晚睡不着觉就干脆穿好衣服到宿舍楼外走一走。刚进入大学,自然没那么快适应宿舍的环境,那和家里是没的比,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失眠了,真它妈的怪。
      
    我在床上已经翻来覆去N遍了,可宿舍里的几个家伙睡的跟猪似的,光那鼾声就够要我命的。
      
    “!”我在黑暗中比划着中指,“严重的鄙视你们!”
      
    实在是睡不着了,我就搞不懂,我的精神头怎么就这么好哪?宿舍的几个家伙还一个劲羡慕哪,老实讲也真战胜白癜风还他一个幸福的生活是,能考上这所颇有历史年头和名气的大学,谁能没在高中三年练过基本功,只不过我的功夫太厉害了,一到夜里,一个劲的亢奋,真招架不住啊。
      
    老马曾挤着眼说:“喂,兄弟,改天把弟妹叫来,一起吃个饭吧。”其他人都起哄。
      
    这群狼,一看他们眼中闪烁的光,我的头皮都发炸,碰上你们,我的宝贝岂不被你们给污染了,坚决不行。我板着脸,“重色轻友的家伙,弟兄们卸了他的。”一帮人把我压个半死。
      
    还是去走走吧,我叹了口气,坐起身来。
      
    刚拉开门,就有一道阴风直钻进衣服里去了,鸡皮疙瘩像雨后竹笋起了一身。虽然刚入秋,那气温降的像崩盘的股市是一直走下坡路。
      
    “啊嚏。”我重重打了个哈欠,屋里的几位还是连个动静也没有,“日。”我轻轻带上了门。
      
    我轻巧的翻过公寓栏杆,在昏暗的灯光下,整理了一下发型,看来半个月的军训还是蛮有成果的。我心头鬼笑不已,刚要迈步离开,只听公寓值班室里“啪”的一声,灯亮了。我倒,难道被发现了,这还了得,赶紧跑,本来酥软的身子像塞了超量燃料的火箭,几个箭步,转到了公寓的另一侧。
      
    男公寓和女公寓之间的直径距离是五十步儿童背部白癜风的特点,我送凝雪的时候偷偷用步子量过。从这一面看,男公寓正好对着女公寓的大门,也不知当初设计这两座公寓的设计师是不是深陷爱河之中,为我们后来者提供了极佳的地理位置和机会,真要感谢他。
      
      我心头的念想转了几转,看到在夜色中宁静的女公寓,终于还是收回目光,慢步走开了。
      
      这条路据我的印象是没在夜中走过的,平时都是往右一转,从岔路上往场走,今夜是因为出了点小状况,急不择路,跑到这里。既然如此就是缘分,那就朝这条路上走呗,我还是比较信这个的,虽然现在在修唯物主义哲学。
      
      这条路大约三百多米远,有六个古香古色的老路灯,好久没换了,那光都有些营养不良,黄黄的只能照亮两三米远的样子,所以整条路还是黑乎乎的,六盏路灯倒像是幽冥路上的引路灯,想到这,心里突然很凉,不由紧了一下衣服,故作恶狠狠的说:“碰上鬼又怎么样,男鬼直接灭了,女鬼吗?嘿嘿。”我给自己壮着胆,又想起了凝雪。
      
      就是前几天晚上,刚吃过饭,我对凝雪说:“雪儿,来这城市也两月了,夜市还没逛过哪,今晚去逛一逛。”我虽用商量的语气,却搂着她的肩膀往外走。她仰着脸看我,像是要看出我的五脏六腑是什么颜色来。“逛夜市是吧。”她的语气很有些问题,我有些不解,“不去。”还没等我说话,她就硬邦邦的顶了回来。“为什么?”我更不解了。“人家怕黑吗?”完了,她一撒娇,我就垮台了。接着她在我耳边嘘着气说:“你们男人心里想什么,我清楚着哪。”晕,我想什么了,不就是逛夜市吗?是你想多了吧。不去就不去,“绝对服从老婆领导,坚决拥护老婆的决定。”我又加了一句,“雪儿,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没有安全感吗?”我像征性的做了一个健美者的标准动作。平时无论她如何不高兴,一看到我这个滑稽的动作,都会笑的像个傻瓜,今天却黯然的低着头,那眼泪就要夺眶而出。“好了,好了,我不问这个了,别哭。”老实讲,我最受不了女孩子哭了。
      
      我用力搂着她,她的头靠在我的肩窝,我和她的脚步就停了下来,我有了想吻她的冲动。“吭吭”一个老头在花坛边一个劲咳嗽。我和他很有一段距离,在夜色中,这老头的视力竟然比我还好,我只是影影绰绰的看到他。我咬了咬牙,狠狠瞪了老头一眼,那老头见我看着他,突然笑了,一张脸就像是被放大镜放大了一百倍一样的出现在我面前,我眼一晕,脚下踉跄着,带着凝雪赶紧离开。“怎么了?”凝雪问,好在刚才那幕景象她没看到,不然吓着她就罪过了。“没事。”我迅速在她樱唇上吻了一下。“又占我便宜。”粉拳轻轻落到了我的胸口。
      
     灯光实在太昏暗了,想体现历史悠久也不能这样啊。我一边埋怨一边走,走过了第二根路灯时才把低着的头抬起来一下,当准备再次低下时,忽然觉得有道白色的影子在眼前一晃,“咿,是什么东西,难道会有人跟我一个习惯,也喜欢在夜里游荡,真是有缘分啊。”我模模糊糊看到在第三个路灯和第四个路灯之间的石凳上坐着一个白色的影子,哦,不是影子,应该是人。
      
     我实在不敢确定那是一个影子,还是一个人。自从上次被老头看了一眼后,我就怀疑自己的眼睛有问题,还瞒着凝雪去看过一次哪,那女医生像起誓一般的说:“你的视力很好,我敢保证。”我自然相信她的话,漂亮女人的话,是男人都会信,我当然不例外。
      
     我又怕惊扰到她,又小心翼翼戒备着地往前慢慢地走,每一步迈的距离都很小。
      
     那白色的影子,不,是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似乎在低着头看书,头发很长,黑的刺眼,把整个头都严实的包裹起来,同样也挡住了她注意到我的视线,看来她很用功。“猛,太介绍一下白癜风心理调节的方法猛了,若是男的,只怕会是个对手,这么晚还在看书,I服了YOU。”我心里嘀咕着慢慢走近她。
      
     “咿!”我越是走近她越觉得她像凝雪,那身段,那长发,还有那坐姿,也太像了吧。我曾把大学里的各个美女看过一遍,决没有一个女孩长的和我的雪儿相象,这个女孩应该不会是个例外,这是怎么回事哪。
      
      我的脚步更慢了,“会是她吗?她不是怕黑吗?她也没有夜里闲逛的习惯啊?这到底有什么不对劲啊。”我越来越疑惑,终于,我决定去看看她到底是何许人也?
      
      有了这个念头,我的脚步就像飘了起来一般到了女孩身边,她大概注意力集中过了头,没发现自己身边站着一个人。
      
      “这就是雪儿。”刚才离的远些,没看清,现在离的近了,自然可以辨清是不是她。
      
      她还是没动,身子像一个雕像,如果要命名的话,就会叫“学习者”。
      
      难道她还在生我的气,我在她旁边坐了下来,“啊。”我的身子又突然弹了起来,好冷啊,她怎么会在这么冷的石凳上坐这么久啊,她不要命了吗?我的头一阵发蒙,还是忍着坐了下去。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凝雪看我打的菜,不是鱼头豆腐就是卤汁豆腐,就皱着眉说:“你怎么这么喜欢吃豆腐啊。”我鬼笑道:“我就是喜欢吃你豆腐。”一下子嘴巴被她用肥猪肉堵住了,这下子人可丢大了,我当着几百人的面是大吐特吐,气的凝雪摔了盘子就走了。发了一下午短信也不回,搞的我今夜失眠。早告诉她我对猪肉过敏,她还拿猪肉堵我,我不吐才怪哪。
      
    “雪儿,你还生我的气啊,天这么冷,你怎么跑出来了,穿这么少,会生病的,回去吧,啊。”我用手去扳她瘦弱的肩头,让她正对着我。
      
    “啊!”我极度惊恐的大叫起来,我看到一张苍白无比的脸,那眼睛竟然是、竟然是血红色的,嘴角还汩汩流着血,地上已经红成了一滩。
      
    “啊!啊!啊!”我的心理素质再好也经不住真的和鬼面对面时的恐惧,然而,我的求救信号,虽然凄厉高亢,却消失在浓重的*夜色*(请删除)中,整座校园一片平静。
      
    我的身子向后仰了过去,想借机逃走。女鬼的手却突然抓住了我的肩膀,“不要走,陪陪我,我好孤单啊。”女鬼说着,把我往她身上拉。如果是雪儿这么要求,我就是死也会留下,可是,现在是……,天啊,主啊,满天神佛啊,救救我啊。我狂言乱语,可就是很清醒,事后我就纳闷了,当时怎么没有晕倒了事。
      
   谁知道肛门有白斑该怎么办 我眼前突然一片黑暗,她把我揽到了身上,长长的头发遮住了仅有的一点光亮。
      
    我感觉到她的舌头在舔拭我血管绷紧的脖子,她要吸我的血。我毛骨悚然,手脚一起发力把女鬼的衣服撕的稀烂,被风一吹,宛如漫天飘起了大雪。
      
    “真是缘分啊,我苦苦等了十年,终于可以离开这个无聊的人间了。”女鬼把吸食的动作停了,猛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接着我的脖子一阵刺痛,身体内的血找到了一个出口,疯狂的奔跑出去。
      
    我最后的意识在闪过父母亲朋之后,定格在我和凝雪相识的那个中午。
      
    我刚走出火车站,就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孩一脸迷茫的站在路边发呆,我登时眼前一亮,“好事啊,缘分呐。”我在车夫、的哥包围她之前,走了过去。“需要帮忙吗?”我彬彬有礼的说。凝雪转过头,我心底暗叫一声:“清纯。”“你是来上大学的学生吧。”“是啊,你知道¥¥大学怎么走吗?”“这么巧,我也是这所大学的,一块吧。”我不由分说拎起了他的箱子就走,她亦步亦趋地跟着。
      
    看着111路公交车,她有些疑惑的问“是这辆车吗?”我含笑点了点头,“刚才你干吗站在那发呆啊。”凝雪红了脸,低声说:“我分不清方向了。”
      
    帮她把箱子拎到了公寓前,我才记起问她的名字。“我叫宋凝雪!”她把手伸了过来,我一把紧握住,“朱立人。”
      
    这个世界怎么是白的,难道地狱是白的吗?不对啊,天堂才应该是白色的,天堂,我的意识跳出这么一个词,啊,我入了天堂,“哈哈。”“啊,好疼。”脖子竟然捆着一群白纱布,一高兴扯动了伤口。
      
    我睁大了眼睛再看四周,是一间病房,不是天堂,空欢喜一场。没死,那就不用和我的雪儿分开了,我又一阵高兴,正要下床,看到房门一响,一个女孩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汤。
      
    “雪儿。”我看着一动不动的凝雪,轻声唤了一声。“砰。”我的早餐,就这样结束了。
      
    凝雪扑到我的怀里,两只手紧紧抱着我,“你怎么这么傻啊,我只是一下午不理你,你就去,你吓死我了,你死了,我怎么办啊。呜呜。”凝雪哭的花容憔悴、天地含愁。
      
    什么,什么,,我这么爱惜生命的人,怎么会去,见鬼了,对,就是见鬼了。我想给凝雪解释又怕她害怕,更怕她误会我是脑震荡,那还得了,不说,不能说。
      
    我拍拍她的肩膀,不说一个字,只有她还在自责,“我再也不耍小性子了。”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 沪ICP备11001919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