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苹果彩票网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

苹果口碑网

.ee域名
.ee域名
查看: 17|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骑楼的儿时记忆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0 00:03:1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骑楼的儿时记忆
  

  骑楼的儿时记忆

  ——带雨的云

  

  

  《带雨的云八十年感怀短文800篇》

  第767篇 骑楼的儿时记忆

    

  一天,儿时的家乡骑楼意外入梦,勾起了我的记忆,一早便上网搜索,回儿时那乐园。虽不是家乡骑楼也倍感亲切。

  骑楼已不多见,几乎只有老照片里能看到,虽有过新的追捧潮,也如同剩饭重炒,试尝、猎奇、造势,或招商“花架子”而已,不可能有当年真滋味,时过境迁。

  说骑楼,当年孩子最有发言权,因为它曾是孩子们的乐园。

  成人喜欢骑楼是它实用,能遮阴挡雨,方便上街,遇雨不会成落汤鸡。对孩子。骑楼却是天堂,他们的集散地,是雨天、夜晚、酷热中,温馨交往和玩儿游戏的好地方。

  年已八十,骑楼还来梦中,可见它在我的儿时多么重要。

  可惜,梦中只见骑楼不现人,没有儿时的相亲们,不知道他们去了远方还是去那杳杳世界,怎么就没见他们的影子呢,我们的年岁不是相差无几吗。

  几年前回过家乡一次,骑楼没了,物非人亦非,人不在街不同,旧貌换新颜。

  一亲戚热情给我介绍:这里建了新楼,那里是开发了新区,可我想看到的不是新颜,而是旧貌。可惜啊,连骑楼的踪影都没了。

  不知道这条街现在咋称呼,那时叫“水东街”,是县城最主要、最繁华街道。

  我父母开的店,就坐落在这条街,曾经被日本鬼子的飞机炸得仅剩破铜烂铁和灰烬。后来,就更连灰烬也没有了。

  得记忆里这条街很长,路面很宽,依记忆,从水东桥街头到街尾太平桥有两千米以上。整条街都有骑楼,其中还带弯弯。可是现在看,却觉得窄窄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吧。

  去过那么多的大城市,回过头,这条街算得了什么哦。

  儿时,边走边浏览店铺多有味呵,柴米油盐店,中药、西药铺,丝绸棉布庄,纸张五金肥皂牙膏毛巾百货店,打铁铺,金银饰品店,理发店,五光十色,还有黑黢黢的棺材铺……

  记得最牢的水东桥头有一老虎店,打着老虎就停放在店门口。

  我在老虎店门口停留的次数最多时间最长,还在老虎身上摸过呢。都说老虎屁股摸不得,我偏偏摸了,还摸它的耳朵、屁股、肚子,偷偷的拔它的须呢。

  一大孩子还模仿英雄武松打虎,比比划划、装模作样,眉毛倒竖张大嘴巴念念有词,像演戏一样。不记得他念些什么,且为编两段:

  呀呀呸!

  老虎老虎真残忍,连肉带骨囫囵吞;

  血肉模糊真是惨,没有一点同情心。

  呀呀呸!

  老虎老虎有今日,剥皮剔骨还抽筋;

  骨头熬成虎骨膏,虎肉慢慢炖成羹。

  大约十岁时,可恶的鬼子飞机抛下,骑楼几乎全被烧了,后来马路拓宽,很少商店重建骑楼,于是变成断断续续、时有时无。

  水东街后背是汀江,临江屋子有些是立河中,叫吊楼,站在吊楼倚窗看那闪闪烁烁的涛涛江水,又一番风景。现在,涛涛河水没了,变成了小溪小沟,穿皮鞋就能过河。

  听说这里自古是贸易中心,宋朝后随航运发展,四通八达,成了闽粤赣间最大最集中的物资集散地,商号林立、人流如潮,繁荣了八百年。

  据说第二次国内战争时期,水东街是苏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称“红色小上海”。我相信是革命与政治中心,说文化与经济中心,且如同上海却很是怀疑。

  儿时听奶奶说,我就是那个年代出生的。打土豪分田地运动轰轰烈烈,一片恐怖气氛,连“今天吃红萝卜”的话都说不得,会被诬告,说是暗指红军,如此的大背景下能成“小上海”吗?

  想起“全国一片红”的文化大革命,也“斗也其乐无穷”,就有人打小报告,家人之间说话也得小心谨慎。不懂事的儿女翻脸不认人,告发父母亲的事多着呢。

  有一丈夫告发妻子乱搞男女关系,妻子反过来揭丈夫的“反动言行”,结果一同揪出来游街示众。

  他们是从演夫妻戏变成夫妻“开幕”,又以游街示众成了仇人“落幕”,最后,嘿嘿:

  忘记共育儿女份,不记同床共枕情;

  妻告丈夫北京中科治疗极好医院白癜风用什么药好的反动,夫揭妻子玩乱性。

  彼此如同成门神,屋顶下面不闻问;

  各走各路不相干,终于瓜破荆钗分。

  文革的消灭资产阶级浪潮中,穿花花绿绿衣裙是资产阶级思想,波浪形的发式被造反,强剪半拉头,爱情小说得躲着偷偷的看,男女恋爱还被当成流氓抓……

  土地革命比文革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党文化白殿风的发病速度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快的极盛时期,如此的历史背景中,它能成文化中心吗?

  谁敢迷恋夜晚的繁华,谁能胆大包天的贪图资产阶级的卿卿我我情调,谁敢热衷非党文化?成“小上海”根本不可能。

  不说,过眼云烟没趣,还是说儿时的骑楼印象。

  现在的孩子不能理解,那些孩子怎会钟情于如此平常的骑楼,楼房前两条长腿跨骑在人行道上能遮风挡雨罢了。

  七十多年前的时代背景哦,经济与科技落后,不仅没电影、电视、电脑游戏,连电灯也没有。

  玩什么,在哪玩呢?玩瓦片、大连患者问问北京哪家专科白癜风医院最好石子、泥巴、树叶、柿子核、肥皂泡、纸船纸鸢,再没东西玩的时候,巴掌、指头、拳头都可以玩。

  一种玩法几乎想象不到,男孩握紧拳头,在指关节处对敲,比的骨头谁硬,为比赛还敲墙壁勤学苦练硬功夫呢。

  那时候的功课轻松,没多少作业,寒暑假和放学后做什么呢?骑楼下玩。

  这里太阳晒不了,雨淋不着,尤其入晚,家家户户是黑黢黢的豆油灯,只商店高悬着亮晶晶的煤气灯。

  比如在砖上摆一颗柿子核,手中擎起一颗,眯眼睛对准跌下,叫做“跌柿子”,砖上的被跌落就算赢。赢它做什么呢,没用。

  打铜版也如同跌柿子核,也没有用,赢一口袋没用的铜板叮叮当当显耀自己的本领呗。

  男孩还爱抓蛤蟆恶作剧,捏它咯咯叫,一到夏季,墙角处常常有这样的东西。女孩则玩沙包、跳绳、跳房子,玩法简单起一派温馨与情趣。

  孩子间也会闹矛盾,刹那间反目,还拉帮结派。可如同阳春三月的猴儿脸,过一会儿就又亲亲热热。都是紧邻,父母多是亲戚好友,孩子们不会真反目的。

  有个女孩是我姐姐的小姑子,我们就从没吵过架怄过气。那封闭年代,绕来绕去不是近亲就是外戚,简直家家户户如同一家人。

  邻居间爱邀伴上学,站在骑楼喊一声,便各背个小书包嘻嘻哈哈同行,还常玩剪刀石头布,谁输,就得几个书包一起背。

  那个年代的书包非常小。啊,现在可是当年的几十倍,常常是爷爷奶奶帮着背。

  在骑楼下有说不完的话,不记得是说些什么,既然说不完就一定很有意思的。成人叫做话不投机半句多,孩子就叫做说得投机不嫌多吧。

  楼房两脚跨顶头,骑楼下面乐悠悠;

  拦风遮雨挡太阳,雨疾风骤无需愁。

  房墙虽已半破旧,儿时聚此有兴头;

  商家汽灯亮堂堂,夜晚照得白如昼。

    

  同学邻居好朋友,上学放学手拉手;

  邀伴同去又同归,书包一放骑楼溜。

  瓦片柿核和石头,都玩腻了比拳头;

  输了怏怏然离去,胜了嗷嗷大声吼。

    

  儿时特爱那骑楼,大雨磅礴不必愁;

  骄阳烈日晒不到,讲古说趣无尽头。

  往年玩伴各一头,东南西北四周走;

  何日还能重相聚,回忆往事乐悠悠。

    

    《带雨的云八十年感怀短文800篇》

  chttp://blog.sina.com.cn/dydyabc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 沪ICP备11001919号-1 )     

返回顶部